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离婚的都穿貂7z7z

2018-10-27 02:18:19

离婚的都穿貂

显然,志浩喝多了。在他持杯的姿势和他迷离的眼神中,都充分流露出了一种只有喝多了酒才具有的那种独有的醉意来。说实话,我很想安慰他几句,可我知道他的秉性脾气。于是,我只有静静地看着我的这名发小,看着这位因为无法给自己的老婆买貂皮大衣而将自己沉浸在酒精里的成年男人。

由于都是三十年的老朋友,志浩在我面前显得很随意。他毫不掩饰自己那有些颤抖的手,在我的杯子里又倒满了玉泉白干,随后他倒满了自己的酒杯。

“邵琪,我越来越不理解沈溦了。你说貂皮就那么重要吗?我怀疑她是不是变了。”志浩几乎是趴在了桌子上。

女人好买衣服就像男人好买啤酒香烟一样,是很正常的事情。将自己打扮的漂亮点,这原本就是正常女人的正常心里,正常的就像喝了酒、吸了烟身上会有气味一样。但是,倘若家里掀不开锅了,男人还在外面吸烟、喝酒这就不正常了。同理,用超过自己购买能力的衣服来装点出的漂亮,也是不正常的。

依照志浩和沈溦的经济条件,购买貂皮大衣这类贵族服饰是很奢侈的。他们甚至连那种价值在四千元左右的女式半大衣也买不起。假如强行购买,那么我真的会为这一家子的下岗人员的生活感到担忧。

看着志浩,我只好苦笑。他看着我,言语模糊地说道:“我老婆说,离婚的都穿貂皮,只有原配的才穿羽绒服!你说这他妈是什么话啊!”

听着他的话,我险些笑了出来。之所以没有笑,是因为这是一个极其普遍的现象。

看着志浩的一脸醉态,我知道,在这样的时候千万不能说他喝多了。更不能去抢他手中的瓶子!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早离开,之后,像个间谍一样远远地尾随着他,将他送回家。假如我抢他的酒瓶子或者要求护送他回家的话,那么他极有可能再喝上个半斤八两的!

想到此,我熄灭了手里的香烟,“志浩,你知道我的性格,一直以来我都是有话直说。”

志浩听了我的话愣了一下,他不明白在如此高涨的推杯换盏中,我为何说出了一句题外话。他眼神直勾勾地望着我说:“邵……邵琪,你就是那德行,你说……你说……”

“志浩,我今天有个约会,已经过了点。”我看了看手表。

志浩笨拙地掏出,要递给我。“你打一个,你的……你的约会取消……今天……今天我高兴……”

我拉近椅子靠近他,用手拍着他的肩膀,颇有些神秘地说:“志浩,我要去见的是一个单身女人。”

“啊?”志浩瞪着眼睛。“你怎么……怎么不早说,快,喝光……喝光我们的杯中酒,你……你就走吧。你也该有个……有个老婆了!”说完话,他一仰脖,牛饮一样的喝起了杯中的残酒。我趁机将一张百元面值的纸币递给服务员,朝着志浩扔下一句我先走了,就步履匆匆的走了出去。

站在路灯的阴影里,透过餐厅的窗玻璃,我清楚地看见志浩从口袋里往外掏钱。而服务员一个劲的摇头,并将找回的零钱递给了志浩。志浩四处找我,当他确定我已离开,便苦笑了笑,穿上羽绒服脚步踉跄地要往外走。

就在此时,我身边停下一辆奥迪车。停稳后,走下一对男女,那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年轻女人和一个五十岁开外的、臃肿的男人。年轻女人几乎是贴在了那堆肉上。哦,女人身上就穿着一件裘皮大衣!

由于距离很近,我听到她用一种肉麻至极的声音说道:“老公,我想吃鲍鱼,还有……”

想起志浩老婆说的“离婚的都穿貂,原配的都穿羽绒服”,我控制不住的叹了口气。

志浩已经走了出来。这里距离他住的小区不是很远,他看了看路上的车辆,然后步伐相当缓慢地向家的方向走去。是他喝多了他的脚步才这样缓慢,还是不想早些到家才故意这样缓慢的行走,我就不知道了。我在距离他七、八米的身后跟随着,只要他进了楼道,那么我就可以打道回府,回到家里看球赛了。

在拐角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处,尽管是绿灯,志浩还是停下了脚步。他望着对面五楼家的窗口,久久的不肯移动脚步。从我站着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他的眼睛。那眼神是相当相当温柔的,也是相当相当含蓄的。

大约五分钟过后,志浩猛的转过了身,大步流星地向淮海路走去。他的脚步看似踉跄,实则稳健而有力。通过他踩雪的声音不难听出这一点。我颇有些困惑,想了想,我尾随了过去。

在农行的二十四小时自动取款机前,志浩停下了脚步。他掏出银行卡,插入机器。之后在输入密码……

志浩在这台取款机上前后输入了五次数字,就是说他取了五次钱。这是取款机在当天可以使用的极限!随后,他揣好钱踩响了来时的路径。

我摇着头,叹着气,跟在他的后面。我知道他老婆要有貂皮穿了,可是我高兴不起来!

在我的身后,一个妇女用自行车推着她七、八岁的儿子。小家伙说:“妈妈,等我长大了我开小轿车拉你和爸爸,你们就不用你骑自行车了。”

我注意到,那女的穿着一件羽绒服。

保利天珺
中海公园城
皓月天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