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董登新加息无需顾虑热钱IPO可充当导流渠苏

2019-01-13 12:34:24

  董登新:加息无需顾虑热钱IPO可充当导流渠

  20年前,由于日元大幅升值、大量国际游资涌入,日本股市直逼4万点的历史巅峰,日本房价更是创出历史天价,在全球银行市值排行榜中前19家最大的银行全是日本“制造”,这就是“日本泡沫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经济元气大伤,至今已走过两个“失去的十年”。然而,20年来日本股市再未创出新高,并始终徘徊在4万点的山脚或半山腰之间。日本经济更是一落千丈,停滞不前,即便长期零利率反复刺激,依然收效甚微。

  反思20年前的日本泡沫经济,十分直观而简单的逻辑是:大量热钱或国际游资滞留在实体经济之外(“体外”),导致在云山水墨间投资市场过度投机,资产泡沫严重膨胀,日本一夜之间化身“金融巨人”。而这一切正是悲剧的开始,也是最值得我们反思的地方。

  今天的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仍属发展中国家。当前,我们所面临的经济环境与形势,虽与当年的日本大不相同,却更加复杂。为了让美元强行贬值,刺激出口与经济复苏,美国近年来史无前例地连续实施了两轮量化宽松政策,这一杀手锏让中国被迫“输入”通胀。一方面,美元主动贬值,直接推高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作为铁矿石、石油等大宗商品进口国的中国,通过进口将物价上涨从国外传导到国内、从上游传导到下游;另一方面,美元贬值预期,直接催生人民币升值预期,国际游资涌入中国。同时,大量贸易顺差及资本顺差也在源源不断地流入中国,在此情形下,为了稳定人民币汇率,央行被迫大量收储外汇(主要是美元),同时投放等量人民币,如此一来,流动性泛滥、物价上涨不可避免。

  事实上,自2008年9月中旬以来,为了应对金融危机,以及可能出现的经济不景气,中国推出了4万亿规模的中央投资计划,并辅之以宽松的货币政策及财政政策,央行连续5次降低贷款利率、4次降低存款利率,而且连续4次调低存款准备金率;为了稳定房地产市场,刺激需求,全国统一对首套房贷实行两成按揭、七折利率优惠,并给予过户办证的税收减让。

  2009年,在宽松货币政策的刺激下,在GDP高增长的鼓舞下,不但银行释放出了10万亿的天量新增贷款,而且股指上涨一倍,房价翻番,2009年底物价开始步入上升通道。

  2010年,银行贷款规模刚性增长,市场流动性日益过剩,房价步步走高,物价节节攀升,国务院两度调控房市。今年11月3日,美国宣布启动第二轮量化宽松计划,这对正在实施紧缩政策的中国来说,犹如雪上加霜,构成直接威胁。

  面对美日欧等发达国家推行的量化宽松政策,中国却是相反的情形:GDP高增长,CPI不断创新高,存款负利率,加息压力不断增大,人民币升值预期不断增强。尽管央行今年已连续6次调高存款准备金率,并有一次小幅加息行动,而且居民房贷优惠政策基本加工订做粉末感情中最难得的冶金制品取消,房地产开发商贷款也受到明显政策限制,有的地方甚至出台了住房“限购令”,但房价依然不肯低头,相反,似有随时抬头的迹象。此外,存款负利率状况仍在加剧,今年10月还出现了居民存款同比净减少7000多亿元的罕见现象,这表明仅仅依赖存款准备金制度的紧缩政策,作用十分有限,流动性过剩仍很严重,物价还在继续上涨,而人民币升值的预期还将诱使大量国际游资非法进入中国。为此,有人反对加息。因为他们担心一旦加息,国际游资对中国的冲击会更大。

  反对加息者的基本逻辑或假设前提是:大量热钱涌入,除了套利,别无他用,而且有害无利,我们对它们将无计可施。笔者认为,这种态度和看法是消极、片面,十分有害的。事实上,热钱或游资并非天生就是投机者,或许由于投资渠道单一,或许由于找不到好的投资项目,或许是由于找不到好的实验台厂家投资环境,如此原因形成的“太多钱”、“无所事事”,这就是热钱或游资的来历。由此可见,热钱或游资并不像我们有些人想象的那样可怕,只要我们善加引导和利用,就可以变“害”为“利”。

  为了管住这些热钱或游资,现今许多人都在寻找一个可以囤积热钱或游资的“池子”。他们希望构筑这样一个“池子”,以便实现“围而不歼”的暂时性安宁。然而,池子再大,却难以关住源源不断流入的热钱或游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要构筑好导流渠,掌控好泄洪闸。笔者认为,正在快速扩容的中国股市,就是这样一个最理想的“池子”。它既可以利用深交所的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巨大魅力吸引热钱,也可以利用上交所的蓝筹板和国际板的博大胸怀来吸纳游资,而IPO则是这个池子的导流渠与泄洪闸。只有通过IPO这个闸门或管道,才能将大量热钱或游资实质性地导入实体经济,让它们真正为我所用,而且还要用在刀刃上。

  在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的大背景下,股市不只是一个低成本的融资场所,它更是优化资源配置、调整产业结构的主战场。因此,我们完全可以通过中小板、创业板的快速扩容,借机做大做强中国民营企业,并鼓励创新型产业和创业型企业的大发展。同时,我们也可以借助上交所的蓝筹板和国际板扩容,引入优质企业或一流的跨国公司,为投资者提供更加广阔的选择空间和投资机会。总之,只要遵循国家产业政乐此不疲忙碌策规划,充分利用好股市的强大资源配置功能,让更多的社会资金汇集于股市这个巨大的“池子”,并通过IPO这一总闸门将它们高效有序地导入实体经济,必将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很显然,一旦构筑好了“池子”和“导流渠”,所谓加息有害论也就不攻自破。一方面,加息可以消除存款“负利率”现象,有利于增大银行存款,缓解银行差钱的尴尬局面,同时可以扩大银行对实体经济放贷的规模;另一方面,加息有利于抑制高能耗、高污染产业的过度扩张,有利于借助“市场之手”淘汰落后产能与过剩产能。尤其是在加息的条件下,我们还可以借助财政贴息及IPO闸门,优先鼓励国家重点扶持的新兴产业发展,进而有效推进整个国家的经济转型与产业升级

董登新加息无需顾虑热钱IPO可充当导流渠苏

。这正是“池子”作用与“加息通风柜厂家”功能的最佳融合。因此,笔者主张,在加息对付通胀的同时,做大“池子”,加速IPO节奏,将更多的热钱或游资导入实体经济,为我所用。

  “池子”再大,也难以关住源源不断流入的热钱或游资。因此,问题的关键是要构筑好导流渠,掌控好泄洪闸。正在快速扩容的中国股市,就是这样一个最理想的“池子”,它既可以利用深交所的中小板和创业板的巨大魅力吸引热钱,也可以利用上交所的蓝筹板和国际板的博大胸怀来吸纳游资,而IPO则是这个“池子”的导流渠与泄洪闸。只有通过IPO这个闸门,才能将大量热钱或游资实质性地导入实体经济,让它们真正为我所用,而且还要用在刀刃上。(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

新乡冲床报价
三角梅小苗
南京tf加盟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